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教研 >> 课题研究 >> 正文
大数据来了,教育如何站位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日期:2015年3月24日 | 浏览1401 次] 字体:[ ]

     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所教授,担任微软、世界经济论坛等大公司和组织的顾问,是大数据领域公认的权威,写过《大数据时代》等八本书和上百篇论文。图为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在演讲。 吕安琪 摄

  读完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和肯尼思·库克耶的《大数据时代:生活、工作与学习的未来》(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我开始理解了什么叫大数据。在作者眼中,大数据是当今社会所独有的一种新型能力: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通过对海量数据进行分析,获得巨大价值的产品和服务,或深刻的洞见。联想到购物网站推荐的各类产品以及旅游网站上各种优惠信息,我很容易地理解了大数据带来思维变革、商业变革和管理变革的社会现实。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更希望能够通过他们的新书,在一定程度上回答大数据离我们有多近大数据离我们有多远这两个问题。

大数据离我们有多近

  不论我们喜不喜欢,教育领域正在开展的一些教育实验,如微课程、翻转课堂、慕课、电子书包等都是当前寻求教育变革的一些尝试。仔细分析这些实验不难发现它们都离不开——数据,类似的教学改革都围绕一个主题,即为学生提供学习资源,并在学生学习过程中获取学习数据,随后积累、分析和应用这些数据,然后为他们提供评价与反馈,也就是说基于数据的教与学实际上是当前众多教育变革的方向。

  《与大数据同行:学习和教育的未来》这本书让我们看到了互联网时代的我们通过教育平台能够获得的数据之大,它们能够告诉我们什么是最有效率的,并且揭示那些过去无从发现的。他们认为:在某些方面,慕课仍然等同于强调讲台上的贤能者的传统教育’……而慕课的其中一个构成要素却是崭新而强大的,那就是它能产生大数据。因此,虽然在每一门慕课课程中流失的学生非常厉害,但是就像吴恩达教授的教学结果那样,即使只有10%的学生完成课程学习,那这个数字也是1.3万人,如果凭借传统的教学手段,则需要他终其一生才能达成

  细细想来,类似的海量数据不单单为可汗学院的在线平台所拥有,并且也为很多政府部门、搜索平台、在线教育机构所拥有,因此有关未来教育的关键词中一定会有基于数据的决策。有关学习行为、学习喜好与风格、学习动机与态度的数据等,都将成为教育决策的依据,而且每个利益相关的群体和个人都能从中获益。如政府部门制定政策、教师调整教学策略、学生进行自我分析、家长了解孩子成长、社会机构分析教育现状等,都可能因为有大数据的帮助,逐步从基于常识的决策走向基于数据的决策,减少盲目性,正如作者所说的那样:可以打破一个尺寸适合所有人的同质性P36),把有效努力从无效努力中分离出来。这样看来,大数据离我们并不远。然而,普通老师、教育管理者或者家长看到了大数据的教育应用价值吗?或者说,大数据的影响有作者说的那么大吗?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